首页

AD联系:3171672752

m88

时间:2020-03-28 16:47:39 作者:澳门皇冠体育 浏览量:99242

AG永久入口【AG88.SHOP】m88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见下图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见下图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如下图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如下图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如下图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见图

m88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m88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1.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2.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3.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4.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m88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凯时国际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申博体育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12bet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现金扎金花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即时比分

欧洲宣布“气候紧急状态”为哪般?....

相关资讯
bet007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环亚手机版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现金扎金花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bbin

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欧洲议会以429票赞成、225票反对、19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欧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这一新决议恰恰是在距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不到3天时通过的,距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刚过3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凡明确指出,“这就是欧洲人民向全世界释放出的强烈信号——欧洲要做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导者”。

欧洲议会的这项决议,加上同一天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尽快放行《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决议,对12月1日走马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形成了更大压力。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曾承诺,她将领导欧洲在2050年前成为首个“碳中和”大洲。这意味着欧洲必须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规模削减至50%—55%,此前的削减目标是40%。即便如此,欧洲议会中绿党议员仍敦促欧委会,要确保各成员国预算的使用尽可能符合《巴黎气候协议》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力争将碳排放削减目标进一步提高至65%。

欧洲议会为何要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欧委会为何又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首先,全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世界气象组织11月26日发布报告称,如果各国仅维持现有减排承诺,本世纪平均温度恐上升3.2摄氏度,这将造成“大范围且灾难性”的气候影响。联合国近期一份名为《排放鸿沟》的报告指出,2018年温室气体排放规模升至历史新高,相当于55.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其中美国、日本、巴西等国均未完成各自《自主贡献承诺》,“照此下去,根本无法实现《巴黎气候协议》将平均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安全目标;如果上升3摄氏度,全球农业受损程度将严重影响非洲地区”。该报告认为,要想实现1.5摄氏度控制目标,未来十年温室气体排放年削减率必须达到7.6%。

在此形势下,冯德莱恩在新一届欧委会名单获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时宣誓,欧盟将致力于领导应对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推动通过《欧洲绿色协议》。她表示,“欧洲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是必要且关键的一步,对完成本世纪中期建成‘碳中和’欧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本届欧委会还前所未有地设置了负责达成协议的职位,由第一副主席、荷兰前外长蒂莫曼斯亲自出任,力求在能源、环境、农业、交通、医疗卫生、地区发展等各领域实现“政策绿色化”,这些领域涉及的财政支出规模超过欧盟2020年预算的三分之二。

其次,防止内部矛盾掣肘欧盟气候政策。欧委会的《2050年气候中和战略》至今未获欧洲理事会通过,原因是波兰、匈牙利、捷克坚决反对,三国还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其他中东欧国家组成“十国联盟”,向欧委会提出先追加资金用于逐步替代日益老化的火电设施要求。波兰政府能源官员更抨击2050年前建成“碳中和”欧洲的倡议“听起来像个童话故事”,要求欧盟预算把向替代石化能源项目追加资金作为优先事项。受这些国家影响,欧洲议会中的欧洲人民党(中右翼)主张用“迫切性”来取代“紧急状态”这一提法。

对此,代表中间派政治团体“欧洲复兴”的康凡认为,欧洲理事会12月份将再次就减排倡议上升为欧盟立法作出表决,此刻宣布紧急状态,就是要将欧盟的承诺法理化,增加成员国反悔的难度。这样波兰等国的阻挠就缺乏合法性,在政治上更会因小失大。

再次,填补美国“离场真空”、谋求担当“气变领导”。正如法国前气候特别代表兼《巴黎气候协议》起草者之一、欧洲气候基金首席执行官兼法国气候行动高级理事会总裁图比亚娜所说,欧洲必须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留出的“领导真空”。

冯德莱恩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全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欧洲要在完善全球秩序上发挥建构者和领导者的作用”。康凡认为,欧盟建设“碳中和”欧洲的雄心让全世界对欧洲领导全球气候治理寄予厚望,欧盟展现领导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尽快行动起来”。他表示:“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群’之际,欧盟必须向全世界发出声音,这既是欧洲就地缘战略和国际秩序对美国的做法予以回应,又能再次确认欧洲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领导地位。”图比亚娜则主张,欧洲必须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全球各大经济体施加压力,这将集中体现在各国2020年前提交的《自主贡献承诺》是否坚定取消新增煤炭相关项目上。

在欧洲议会绿党议员领袖布劳斯看来,宣布紧急状态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采取有效行动,“这好比你家房子着火了,你却站在那儿讨论火势有多猛,有用吗?”

(编辑:逍遥客)

<....

热门资讯